132万的毛坯房,圆了谁的梦?

盐财经

作者 | 一刀

编辑 | 闰然

甲乙双方的博弈一直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甲方的要求很不专业,很离谱,但是付钱也不能得罪。乙方做执行的时候,专家滑头,怕他不出资,怕他乱出资。

商业社会中,人们在甲乙方的身份中频繁轮转,彼此也都找到了应(mo)对(yu)之道。

当甲方的时候,总是否定乙方,不断的推和控制一切;当乙方时,尽量让甲方服从,暗示“外行请闭嘴,想做好就听我的。”

装修设计是甲乙双方博弈的经典场景

近日,甘肃白银乡下的一个装修案例,引起了全国网友的围观——设计师花了132万元为客户盖了一套“毛坯房”。

11月21日,微博热搜上出现了#梦想改革者最差设计出现#的话题。

要知道,白银市的房价都在4000元以上,农村就更不用说了,你可以在城里买一套带院子的别墅。

可能现场太容易被替代,即使客户说“比预期好”,吃瓜的人也忍不住喊“rnm退款”。

工业风?不,大风

“翻车”的案例来自上海电视台11月19日播出的一档综艺节目《梦想改造家》。

甲方是一位70岁的大叔,家住甘肃白银黄土高原。

《梦想改造家》本期甲方-农叔

甲方的诉求很简单,最好建一个更抗风、方便、舒适的房子,这样才能抵御西北冬季的寒风。

40年来,他和妻子一直住在西北农村一个普通的四合院里,却培养了5个大学生,都留在城里工作生活。他希望他希望孩子们退休后能回到老房子,回到大家庭的笑声中。

乙方为陶雷。

《梦想改造家》本期乙方——阳煤毕业的陶雷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建筑学院,职业生涯获奖无数,还出版了一本叫《里应外合-当代建筑在中国70》的书。

建筑行业打拼20年,是一个在行业内小有成就的设计师。

装修前,爷爷带陶雷去看邻居家的二楼别墅,说:“其实他自己的新房想法很简单,就是想要一个农村常见的小别墅。”

装修前,客户说:“我想在自己的脑海里重建一栋两层楼。”

然而,显然,这种“来自盖楼的乡村欧式风格”无法进入陶雷的眼中。

穿着得体的他上来就说,没必要建两层楼,因为人稀。而且混凝土和砖块本身就有设计感,不需要额外的装饰。

在农村老大爷的面前,设计师是藏不住的自信和霸道。

最后,经过几个月的改造,陶雷交出了一座几乎完全是红砖砌成的农舍,没有任何装饰和包装,砖墙完全裸露,矗立在黄土地上。

陶雷交了他的论文。

嗯,看起来像是“中国典型的风土人情”,但是你里面要实用,要漂亮。

结果,当观众往里面看时,他们更加目瞪口呆,连卫生间、浴室、卧室的墙面也直接就是水泥和砖块砌完的模样,相当的简单粗暴.

节目适时给出的画外音被形容为“新楼看起来坚韧牢固,外墙粗糙细腻”,但依然挡不住红砖墙“半成品”的强烈刺激。

如果说工业风格粗犷现代,红砖墙的直接感受就是简约土。

说白了就是一个毛坯房。

此外,室内设计充满了槽——黑暗的走廊、狭窄的厨房、狭窄的客厅和无数的台阶。

要知道在以往的节目中,只要家里有老人,大多数设计师都会考虑轮椅宽度、减少台阶、增加落地灯、防滑扶梯、紧急呼叫按钮等细节。

但是在陶雷的设计中,这些元素是完全看不见的。尽管在改造之前,他口口声声说他懂得农村老人的需求,也知道农村地大广阔。

更令人担忧的是安全因素。

om/newsapp_bt/0/14214616246/1000.jpg">看上去就挺危险的“斜面天台”

由于老人希望有二楼,陶磊最终在主楼部分增设了二楼,并设置了一个晒枣的天台。

但在现有的天台是斜面的,沿边处也没有扶手,成年人都有掉下去的风险,别说长据于此的是两位行动不便的70岁老人了。

名利共赢,不幸翻车

如果说,什么活算什么钱的话,这个案例恐怕不会引起这么大的公愤。

但当节目展示出这个项目总体花费要132万元,土建花了近90万元的时候,网友们震惊了。

要知道,这笔花费的大头可是要落到委托方的。

务农一生,结果花了近百万装了个槽点满满的“毛坯房”,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

共情的网友们不答应了。

之所以这次闹得沸沸扬扬,还有一个原因在于这个节目往期案例过于优秀,对比之下,此次案例显得尤为拙劣。

《梦想改造家》,已经连续播了八季,豆瓣均分接近9分,口碑甚好。

《梦想改造家》已播出了八季,豆瓣评分和口碑一直都不错

节目每期都会协助一户有住房难题的家庭,委托设计师在有限时间内、使用有限的资金为其房屋进行重新装修。

能连续做八季,不是没有原因。

不少青年设计师,都因为节目中优秀的改造表现而出圈。

比如《悬崖上的家》那期,同样是120万的预算,海边上潮湿漏水的老房子,摇身一变成了无敌海景别墅,设计师董功的技艺令人拍案叫绝。

《梦想改造家》――悬崖上的家

再比如《人均6�O的家》那期,一家七口挤在只有43�O的狭窄房子,设计师本田贵司通过空间的“重叠”与“兼用”理念,设计出三个独立可变的小房间以及三段魔方椅,满足了一家人不同的生活需求。

再再比如《山底之家》那期,住在重庆山脚的人家面临着严重的采光问题,设计师谢柯选择挂竹排,在竹子上刷反光材料等一系列“神借光”操作,真正解决了委托人的烦恼。

《梦想改造家》――山底之家

这些设计师,之后也被挂上了“梦改设计师”的称号。正是节目的光环效应,吸引了更多的设计师,抱着“免费提供设计,期待获得更广泛市场认可”的心态来上节目。

乙方冲着名,甲方则冲着利。

不少委托人都带着一种“捡便宜”的心理来报名的。

一旦被节目选中,设计费和烦心事省去不说,家装还会获得五千元的补贴,品牌赞助商还会额外提供一部分建材和家具。

但唯一有风险的地方在于,或是为了使设计师获得更大的操作空间,或是节目组为了故意营造出一种“开盲盒”的效果,节目要求委托人无法在中途检验进度,只能最终验收。

这使得委托人无法在途中纠偏,只能全部依仗设计师的审美和安排。

不过大多数人也知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鉴于往期节目中,诞生了不少“神设计”,又有大概率获得知名设计师贴身打造的免费方案,每期节目的报名者如浪潮一般。

可以说,《梦想改造家》是一个为甲乙方提供共赢机会的平台,甲方省心,乙方有空间,不少建材、家具和家电品牌也乐意出现在设计师的选择中,观众们也爱看个解难题、开盲盒的热闹。

实际上,比起往期节目中的“悬崖住所”“变形危房”“极小房间收纳”“极差房屋采光”等案例,本次项目的难度小了很多,施展空间也大许多。

但也许是这次太自由了,反而把长期“戴着镣铐跳舞”的设计师整不会了。

永恒难题

舆论发酵两天之后,《梦想改造家》在微博发布了情况说明。

11月21日,事情一再发酵后,《梦想改造家》节目组做出了回应

节目表示,由于受到西北地区疫情的影响,改造中途多次遭到中断。节目拍摄时改造还未完工,基于当地温度过低,已经无法正常开展施工,部分屋顶和大部分屋内墙面都未完工,节目中呈现的事实上是一个尚未完成的作品。

对于网友们最为关心的费用问题,节目组表示改造项目的总花费为132万,与委托人杜伯伯的子女们各承担了一半。

陶磊也在节目中表示,在设计师确认基础方案,到施工队备料施工的时间里,建材价格大幅上涨,因此超出了预判。受施工要求和疫情等因素影响,项目团队还曾经从外地请来工人。

其团队负责人在接受采访时宣称,“我们的设计考虑和纯粹的室内设计不同,我们的建筑使用年限是不低于五十年的标准,是以全球视野而且是前瞻性的眼光来看待乡村建设这个议题。”

坦白说,设计师方的发言,槽点仍然不少。

但鉴于《梦想改造家》一贯的良好口碑,以及其有回访的环节,加上本次案例受到多方关注,节目大概率会妥善解决大爷家留下的烦心事。

如果有心翻阅陶磊公司往届的建筑案例,可以发现,他是一个热衷使用原始建材、不用过多装饰,通过光影构造空间层次,显示建筑美感的人。

他的不少作品,其实都有点安藤忠雄的影子。

安藤就是极简风,多采用水泥为主要材料,喜欢在这些抽象简约的建筑之内,极致发挥光影特点。

安藤忠雄的极简风建筑

这么说的话,本次的“毛坯房”倒也是陶磊的作风――原始、拼接、简单。

从这点来看,他一以贯之了自身的流派与风格。

在节目中,他也强调了他重视砖头质量和颜色乃至砌墙方式,本地工人砌不来,他怪他们“没有匠人精神”,便花大价钱从北京调熟练工来操作。

改造后的房子

你很难说,他不上心。

但设计师认为好的东西,委托人就得认同吗?何况委托人是一位明确提出自身需求,似乎对现代建筑并不了解的农村老人。

这就回归到了一个基本问题。

如果你是乙方,了解了甲方需求,但不符合你的喜好,你是遵循甲方还是遵循内心?

这个问题在现实中每时每刻都会上演,后者不乏,前者更多,毕竟商业社会中普遍甲方更为强势。

从结果上来说,前者是最为安全的,毕竟遵循了甲方需求,这个责任是甲方自负的。不管最后效果好与坏,乙方都只要说“我是按照要求做的”便可。

杨蒙恩在脱口秀大会上对甲方的经典吐槽

但出于审美坚持与技术考量,也有不少乙方会觉得,违背内心真实想法就像是亵渎了职业荣誉,纯粹为了金钱干活一样。做这样的项目,不少乙方就会丧失动力,成为“行尸走肉”。

设身处地去想,上了《梦想改造家》,在委托方没有明显住房问题的时候,拥有更大自由的陶磊,显然是有更大的抱负,并不想浪费施展空间。

最终呈现这一结果,只能说不幸翻车罢了。

恰如莎士比亚里那句永恒提问,在甲乙方的博弈中,

obey or not obey,this is a question.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132万的毛坯房,圆了谁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