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交物业费再交房,谁惯的毛病

盼着收房,却被物业告知必须提前交物业费,否则不交房钥匙。你遇到过这样的情况吗?来自浙江杭州的年轻人萧红对此感到愤慨,决定“硬杠”到底。

2018年6月,小红通过拍卖的方式从开发商手中购买了一套位于浙江省建德市的房子。交付条件成熟后,开发商委托物业公司统一办理交付手续。因物业公司与小红就房屋钥匙未交付前是否应预交物业费发生纠纷,房屋交付未果。

“我收房子和交物业费显然是两回事。我为什么不交钱给钥匙?”2019年6月,小红起诉开发商交付钥匙并支付逾期违约金。

法院认为,开发商在合同约定的交房时间前已书面告知物业公司,小红应按物业公司要求先交物业费后领取钥匙,判决驳回其全部诉讼请求。2020年5月,判决生效后,小红向检察院申请监督。

杭州市检察院受理该案后发现,物业公司在办理交房时,将交房作为保证物业费的“威胁”,捆绑收取物业费几乎成了“潜规则”。针对这个“潜规则”,虽然大部分购房者认为不合理,但为了尽快住进新房,大部分都会全额交房。但此时房屋是否符合交付标准尚不确定,购房者的权利容易受到损害。

“开发商交付的房屋和物业公司收取的费用是两种不同的法律关系。物业公司以买受人拒绝支付物业费为由拒绝交房,违反了合同相对性原则。”办案检察官认为,这侵犯了买受人按合同约定接收房屋的权利,因逾期交房而产生的相应违约责任应由委托开发商承担。

2020年9月,杭州市检察院经与专家协商、深入讨论,向浙江省检察院提请抗诉。同时,经过多次沟通协调,一个月后,开发商交付了房屋钥匙。同年12月,浙江省检察院提出抗诉。再审后,浙江省高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于2021年5月23日变更判决开发商应向小红支付8000元作为迟延交付房屋的违约金。

“我想表达的一切都写在上面!”近日,正在准备装修房子的萧红向办案检察官送去了一面印有“依法监督保护司法,体察民情为民”字样的横幅,并在现场连连致谢。

“‘先交物业费再交房’是开发商在房屋交付过程中的普遍做法,但购房人的合法权益不应让位于所谓的‘普遍做法’。”浙江省检察院第六检察部副主任张剑锋表示,此案虽然看起来“小”,但涉及的人群很广。希望此案能为相关群体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提供参考样本。(范傅东红)

来源:检察日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先交物业费再交房,谁惯的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