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编辑辞职后走入百家做收纳 年收入数十万元

黄贝和她的同事们正在工作。

整理前后的变化。

整理前后的变化。

剧本杀死了创作者

12月是黄贝一年中最忙的时候,他是深圳的一名整理和仓储顾问。

在此期间,年关将至,除了旧迎新,深圳的整理仓储行业也进入了旺季。每周,黄贝都会敲开至少10个家庭的门,走进他们最隐秘的私人空间,帮助这些家庭整理房间,以一种仪式感迎接新的一年。

如今,分拣仓储顾问是一个极具发展潜力的行业。仅在2019年,黄贝的年收入就达到了几十万元。公开数据显示,整理行业超过40%的员工年收入超过10万元。

大学毕业后,他在中国民航局担任编辑。

2015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曾在中国民航局担任航空数据编辑的黄贝辞职,成为全职妈妈,第一次接触到整理和存储。当时国内的分拣仓储咨询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进入者“摸着石头过河”。

这一时期的行业探索者,堪称中国整理仓储行业的第一批创业者。他们结合国外已有的经验,探索适合中国人的整理和储存方法,黄贝就是其中之一。

2020年,整理仓储行业年产值达到1000亿元。

2021年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整理员列为家政服务下的新型工作,这个曾经“小众”的行业迎来了发展的“春天”。根据媒体公布的公开数据,整理行业超过40%的员工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未来两年岗位需求将近2万个,增长势头强劲。此外,到2020年,分拣仓储行业年产值达到1000亿元,蕴藏着巨大潜力的新蓝海。

事情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在整理的过程中也很难选择留下还是不留下,这些都是这个新行业诞生的“催化剂”。据业内知名机构发布的《2020中国整理行业白皮书》数据显示,85%的人不懂空间规划,91%的人苦于“囤货”,舍不得扔掉衣服。83%的人衣柜里有500多件衣服;75%的人浪费了大量的存储空间。

“我认为传承和组织思维是这个职业的价值所在。”

整理和存储行业最早出现在美国。20世纪80年代,它在美国流行起来。之后通过推广发展传入德国、英国、日本、韩国等国家。

但实际上,中国和国外的整理和储存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黄贝发现,在实践中没有办法“拿”很多东西。比如很多中国家庭非常喜欢囤东西,不愿意扔掉任何东西。最后家里的东西变得越来越“膨胀”。

因此,中国现在有一些整理者具备了这些特征。他们的想法是不要扔掉它们。既然没人愿意扔掉,那就把它们留下吧。他们会在空间设计上做文章,通过改造空间来解决东西放不下的问题。

但是,黄贝认为,家里的东西会越来越多,即使整理员上门,还是很容易“糊涂”,因为人们根本没有学会整理自己的思维。只有通过沟通,储物顾问才能引导客户做阳性筛查,教他们如何“扔”以及整理后如何保存,才能真正降低复发率。“我觉得把人的思维传递下去才是这个职业真正的价值所在。”

行业观察

迫切需要建立统一的服务标准。

黄贝观察到,由于目前行业提供的服务标准和报价标准没有统一的标准,各学校还存在培训教学不规范等乱象。“对于行业的规范发展,我还是期待国家尽快细化标准,包括服务类型、ser

对于这个行业,很多业内人士也有自己的困惑,因为分拣仓储行业其实存在一个商业悖论。一旦将分拣思维传递给客户,他们就学会了如何分拣,因此不再需要分拣和仓储工程师,也就是不会“回购”。虽然0的回购率是对主办方成绩的肯定,但从业者不会回头客。然而,在黄贝看来,“如果你只帮助人们组织起来,而不传递想法,这是一种破坏行业生态的行为。”

尽管如此,深圳整理仓储行业的发展前景依然广阔。深圳创业环境好,市场蛋糕大,需求高,这也是黄贝选择在这里创业的重要原因。她说深圳可以做各种新的尝试。“比如,我现在正在尝试和设计师合作。对一些需要布置在新房的订单,让设计师在装修过程中帮助客户提前规划和设计储物空间。未来,我也会尝试更多创新的形式,为深圳的产业发展贡献力量。”

受访者的自我报告

整理不仅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是思维方式的改变。

作为第一批行业进入者,她从事分拣仓储工作已有六年多。黄贝认为,整理不仅是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是思维方式的改变。在过去的六年里,黄贝不仅是一个组织者,还是一个走进家门的“心理咨询师”。她走进深圳300多个家庭,观察他们的生活方式,聆听各种故事,对家庭、教育、情感都有了新的思考。

这是一个关于整理行业的故事,也是一个企业家关于人生的命题。

及行业命题的一份“思想录”。以下是她的自述。

整理与家庭教育:我帮助父母与孩子重建边界感

我接触整理行业是在2015年,那年年底,我从北京搬家到深圳。那段时间,我感觉我的东西永远整理不完,尤其是孩子的东西,这件事一直困扰着我。到了深圳后,因为做全职妈妈时间比较多,我就在女儿的幼儿园做起了家委会委员。我发现,女儿很多同学的妈妈和我一样在整理物品上有困扰。所以,我开始尝试走进这些妈妈的家,积累整理经验。

进入这些家庭后,我发现整理可以帮助他们重建家庭边界感。在中国,很多家庭的边界感其实非常模糊,公共区域和私人区域分不清,特别是有孩子的家庭,大人和孩子的东西经常混在一起。有的妈妈自己衣柜放不下,把衣服塞进孩子房间,有时候孩子可能正在房间写作业,妈妈突然跑进来找衣服。长此以往,孩子的领地感会被削弱,他不会对自己的物品负责。

所以,整理其实需要帮助这些家庭将大人和孩子的物品分开,将公共区域和私人区域的边界建立起来,还要教会家长有意识地赋予孩子对物品的所有权和决定权。我们做整理收纳咨询师,不仅要做“整理”,更要强调“咨询”。只有父母们学会如何规划空间,才能更好地去引导孩子。边界感建立之后,大人和孩子都能在自己的领地里找到物品,复乱率才会低。

另外,为了降低复乱率,黄蓓会根据不同人的喜好定制方案。每次上门前,先去客户家做一次提前预采,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和整理诉求,针对他们的习惯定制适合个人的整理方案,是降低复乱率最直接的方式。

整理与女性情感:我帮助全职妈妈找回自我价值

邀请我上门的客户中有一部分是全职妈妈,但这些女性中很大一部分会因为没有收入感到自卑,在生活中找不到自我价值。她们往往比较焦虑,全职带孩子时还会想方设法利用碎片时间做微商等工作。在整理咨询的过程中,我觉得很欣慰的是,整理有时能帮助她们重新找到自我价值,消除焦虑。

有一次,一位女性客户让我帮她做整理。那段时间她情绪低落,报复性买了很多东西。我去到她家,地上有上百个购物袋,床上也全是衣服。在长期料理家务的过程中,她逐渐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慢慢变得不修边幅,心态越来越老。

当时我整理她的衣柜,发现有很多漂亮的旗袍,我问她这么好看你怎么不穿了?她说自己已经是黄脸婆了,没什么好打扮的。整理需要有一个选择的过程,我还是说服她试一试,再决定要不要扔。最后,她边试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开始给我讲起每一件衣服的故事,这个过程逐渐唤起了她对这些过往的情感与回忆。

那次整理之后,我发现她最大的改变,是又开始穿旗袍了。她很开心地告诉我,家中整理有序之后,人的心情会变好。我觉得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人们都说家和万事兴,家庭是否和睦在物品上也是一种投射,我看到这些接受过整理咨询的女性,在心态上发生转变,重新找回自信,就会有满满的成就感。

采写:南都见习记者 严兆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女编辑辞职后走入百家做收纳 年收入数十万元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