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万改造的建筑宜“看”不宜“居”,设计与人居孰轻孰重?

11月21日,东方卫视《梦想改造家》播出了最新一集《二十个人的空巢之家》,给这个节目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但这些关注度并不是好评。设计和人居哪个更重要?充满争议。

金牌节目遭翻车,各方回应有不同

本期,客户杜兴昌老人要求对他的老房子进行翻新。来自北京的年轻建筑师陶雷接手了修缮工作。受疫情影响,节目最后呈现的房子是一个没有软包的半成品。客户收房的时候肯定了房子,但是看节目的网友都不买。

网友认为,整栋房子的装修成本高达132万,但效果和毛坯房没什么区别。红砖水泥的风格让人称之为“不识抬举”,被批评为“完全不切实际”、“没有考虑到老年人的生活需求”。太窄太暗的走廊和食堂也难以满足20多名过年回家团聚的孩子的需求.无论从房子的美学设计和实用性来看,都不尽如人意。

对于节目引发的争议,节目组在微博回应称,明年春天房子继续改善,132万的费用由节目组和客户端各承担一半。这一回应并没有平息事态,有网友毫不留情地批评其为“糊弄鬼”。该房屋业主杜兴昌此前也回应了媒体采访,称由于房屋尚未竣工交付,只能在实际入住后才能客观评价房屋质量。不过,陶雷暂时没有公开回应争议。

什么才是“梦想家园”

003010是一档老节目,从2014年首播到现在已经有7年的历史了。节目除了邀请国内著名设计师,还邀请了海外著名设计师参与房屋改造。过去有很多经典的装修案例,长期以来口碑良好且稳定。这种舆论争议对于很多节目的老粉丝来说是相当意外的。《梦想改造家》计划的初衷是“为每一个有需要的家庭创造一个梦想之家”,那么什么是梦想之家呢?

看完这个节目,有网友评论建筑师“用别人的家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根据现有资料,建筑师陶雷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也曾在中央美术学院任教,并获得中国建筑传媒奖青年建筑师提名。我们可以在陶雷所属的建筑公司TAOA陶雷大厦看到他过去的作品,比如2020年的新作《梦想改造家》。这座位于北京郊区的别墅,以清水混凝土为主,符合现代工业的极简空间。陶雷自己的房子也是一栋现代美观的别墅,简洁锐利的空间线条和大量的原木为空间增添了温暖。简的工业风格似乎是陶雷导演的,他的“梦想家园”也落实了自己的设计理念,而这次他在杜老身上遭遇了“水土不服”。

陶磊自宅

客户的“梦想家园”很简单,邻居家两层白色明亮的小楼就是一个样本。客户简单的审美似乎不太适合建筑师,他认为“两层楼的建筑将土地与自然景观分开”。建筑师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建造出了足够气派的红砖外墙,并采用了多种特殊的砌筑方法。当地工人无法完成,所以他们不得不从几千英里外的北京请来建筑工人。最后,创作的空心红砖墙满足了设计师的审美需求。大量的清水墙和水泥台面也是相当的“奶娘工业风”,但对于老两口来说,这些尖角在现实生活中会变成“地雷”,稍微倾斜的天井没有配备护栏,安全性无法保证。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个未交付的房子被细心的网友发现屋顶开裂,所谓的水暖也遭到了很多网友的质疑。这样的建筑应该“被看见”而不是“被居住”。

房子要“看”更要“住”

在一定程度上,建筑师追求的高级美学与人居环境背道而驰,不符合大众审美。建筑师追求高度程式化、个性化的审美表达,寻求通过建筑传达某种形而上的意义,这恰恰是房屋不重视的地方。安藤忠雄代表作《吉尔吉斯斯坦的长屋》的主人佐次郎先生和夫人曾抱怨说,住在这个房子里要忍受风雨,冬天的冷夏很凉爽。在这个节目中,建筑师的审美取向和形式语言输出是一致的。使用红砖,一种具有很强地方性的建筑材料,也成为建筑故事的一部分。然而,建筑中追求纯粹的形式表达,不顾业主的实际需求,使得建筑本身双脚离地而不受欢迎。

回归本心,建筑最本质的功能是活在人里面,而不是获奖。住宅强调的是实用性,而不是形式美。只有根据业主的需求调整建筑的设计风格和布局,房子才能回归“以人为本”。在多风寒冷的西北地区,漂亮的中空外墙最好多加墙体保温层,水泥自流平淋浴房最好多加防滑扶手。长期居住的房子不应该只是一个冰冷的意义载体。当建筑是“家”的时候,美学当然需要考虑,宜居性是建筑师更重要的功课。

扬子晚报|牛子新闻记者赵昚

图像源程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132万改造的建筑宜“看”不宜“居”,设计与人居孰轻孰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