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优化大潮,谁是最大受害者?

前几天,两位前同事,一家TOP50房地产公司的高管,纷纷给我发微信,说已经离开了以前的雇主。一个是城市经理,现在是材料供应商,另一个是法律经理,现在又是律师。不仅这两个人离开了老雇主,还有一个在办公室担任战略总监的前同事上周打电话给我,说他两个月前优化了,刚被招到一家国企地产西南片区的类似岗位。我希望我能在对方尽力的时候说几句好话。

这位同事还告诉我,大部分员工在投资开发、研发等后勤保障部门;d与设计、审计与监督、人力资源进行了优化。在过去的几个月里,老板不顾成本,在年底卖掉了商业物业和住宅楼,300亿元的价值又回到了150亿元左右。项目的清场意味着整个团队也被就地解散。除了老板的秘书,董事会办公室的员工都去一线卖房了,和老板共事多年的董办公室一位总经理也不例外,真的很尴尬。

另外,另一位在TOP30工作的房地产公司的朋友告诉我,最近集团的OA系统不时发布消息,某区域公司降级为城市公司,或者两个城市公司合并。这意味着只能留一个团队,一半重叠的部门要裁员,大量的部门总经理和总监要离职。甚至有些后勤保障部门,去掉一半后,继续优化,引起恐慌。据悉,部分员工利用怀孕变相对抗裁员。

据说第二轮优化有望开始,因为销售款持续下降,老板心理预期降低。现在的情况就像是在物资有限的漏船里出海,隔一段时间就举行一次乌贼游戏,输的一方扔进海里减少物资消耗。过去,被优化的人往往会得到N ^ 1的补偿(N是公司的工作年限)。但是现在,真的很难说。前同事告诉我,他们公司的N 1很难落地。

在过去的20年里,房地产是最繁荣的行业,吸引了无数的黄金和人们。1998年房改之初,我国房地产企业只有2.4万家,到2020年将达到10.3万家,扩张幅度超过3倍。开发企业从业人员由82万人扩大到290万人,增长2.5倍。几年前,随着房地产的快速发展,几百万、几百万的高管工资司空见惯,向下传导到各个部门的主任、副主任和普通员工,每年到处都是几十万的工资。

因此,伴随着社会资金,成千上万的军队进入了房地产行业,这就是这个行业的高泡沫是怎么来的。市场红火的时候,很多人误以为“高薪”就是“高能力”。无数意气风发的人每转一圈都在谈论几千万、上亿的项目,他们认为自己乘坐电梯时的能量可以逃离地球的引力。当分红开始退潮的时候,才发现资产泡沫和大潮推着我前进,但长期泡在温水里很难弯腰赚到一点钱。

排名前20的房企基本停止了任何岗位的招聘,很多只发基本工资。没有人抱怨工资低,不优化也不容易,但在我心里,希望不要进入下一个优化名单。在过去的几年里,大望族行业的猎头们也开始纷纷歇业或转行。曾经一年赚几百万、几十万的行业高管,在被裁员后,都败给了各行各业。他们有的是茶和酒的代理商,有的在开餐馆,有的甚至在努力养家糊口。

房地产开发行业,这几年赚了不少钱,对工作多年的人影响不大。他们是行业红利的最大受益者,手里有几套房的人也不少。问题是亚秒

落在普通人身上的一粒时代的尘埃,就是一座山。现在,很多人都深刻意识到了这一点。前两天主管部门领导表示,行业基本面没有变化,住房需求依然旺盛,行业未来方向是供给侧改革。满足新市民和年轻人的住房需求,应加大金融、土地、公共服务等支持力度,大力发展保障性租赁住房,因地制宜发展共有产权住房,加快发展长租房市场,希望迎来行业的重生。

来源:【玉环杂谈】李(作者系广东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房企优化大潮,谁是最大受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