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上狠掏132万装修费,结果整回个“公厕”?

这几天,一个口碑不错的家装项目翻车了。

评论区充满了谩骂。

一千个字浓缩成一句话

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西北农村的一对老夫妻,辛苦了一辈子,耕田种地,终于把五个孩子都供到了大学毕业。

孩子们走出山门,踏入城门。他们的工作非常出色。大哥在部队工作,二哥是民航机长,三妹是人民教师,四妹五弟是公务员。

问题来了。老两口不想做“老漂泊者”,跟着孩子进城生活,但老房子问题多,生活环境很差。

因此,男主持人老杜,看中了节目组的能力和名气,特地前来接受改造。

老人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翻新老房子,住得舒服,将来留给孩子。

为此,他全额支付了132万元的装修款。

该集团邀请设计师陶某帮忙,还表示将打造一套“不迎合城市生活潮流,又符合未来乡村生活体验”的房子。

摆脱花里胡哨的概念,让我们在实践中看到真正的篇章。

我们先来听听业主老杜的诉求和心声,那就是重建二层小楼。

老杜还特意带设计师看了邻居家的房子作为参考,小洋楼是农村最受欢迎的欧式建筑。

根据以上信息,不难得出结论,老杜想要一栋欧式风格的二层小楼.

在这方面,设计师的内心OS

首先,两层楼的建筑泡汤了,直接被设计师一票否决。

但在老杜的坚持下,设计师最终无奈妥协,在正房设置了二层。

设计师还抱怨他太老了,不懂艺术.

其次,欧洲建筑没了。

为了控制成本,适应乡村特色,设计师决定采用红砖作为该房屋建筑的主要材料,这与甲方的要求相悖.

不是,一提到农村,就想到“黄土红砖”的地方特色。这不是刻板印象吗?为什么建设美丽新农村不能百花齐放?

房子以前是这样的。

辗转反侧,房子的最终产品看起来是这样的。

仅仅.它看起来真的像一个粗糙的房子,但感觉没有完工。

明知道马上就要入冬了,西北寒风凛冽,这个蜂窝煤房为大风提供了便利。

仔细看看,吃饭的地方变化很大。

设计师口口声声说乡村生活的真实性要还原,弹幕里的观众却不买账。有网友质疑“西部的长桌是怎么搬到农村的?一点都不方便。”

的确,中国大部分家庭都是共享食物系统,就像餐桌旁的兴奋晚餐,共享系统并不流行。当全家人聚在一起时,很难拿起长桌上的食物。

无论你看哪里,都是光秃秃的红砖墙。

走廊又长又窄又暗。当然,设计师说这是一个明暗结合的小组合,距离比较亮.

bt/0/14208159179/1000.jpg">

厕所被吐槽像公厕。问题是现在哪个公厕不铺瓷砖?是像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公厕吧。

还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大部分软装都来自宜*,价格便宜,132万装修费,软装只占了11.8万。

不是说宜*不好,只是老杜明明表达过把房子传承下来的愿望,那自然应该选择更经久耐用的家具。

设计师疯狂使用混泥土,就连枣树都用混泥土圈起来,这钱用在软装上不香吗?

说一千,道一万,设计师本人真的喜欢这种“废土风”吗?

陶某的建筑事务所刚刚还上了某杂志的精英榜单,他自己的家是下面这样

大夸特夸红砖,结果自己家压根没安排上……

其他的设计作品亦是如此。

另外,设计师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经diss过“农村小洋楼”的设计。

自诩为艺术家的“陶师”,强调一个建筑应当从文化方面去考虑问题。

via 中央美院艺讯网

农村小洋房成了陶某心中的不良设计,被揪出来当了“典型”。

via 中央美院艺讯网

设计师认为,那些用石膏做的假的罗马柱,只有正面才贴上瓷砖的小洋楼显得不伦不类,没有脱离低级趣味,绕个大圈子,就差没把“low货”说出口了。

材料是假的,想要一个温暖的家的心愿却是真真切切的……

其实,除了常见的地域歧视,职业歧视以外,还有一种隐藏更深的歧视――审美歧视。

审美到底有无高低之分,这个问题没有统一答案,争辩也只不过是无意义的损耗。

But,总有人将不同的审美类型分割开来,用阶级、地位、学识区分审美的高级与低级,把自己的审美凌驾于他人之上。

有太多的所谓的设计师,对屋主的审美观嗤之以鼻,打着为别人好的旗号,哪里都想横插一脚,结果就是托付一房装修,双方都不满意,失望收场……

因此,老杜家的“毛坯房”才会引来这么多的批判声。

目前,节目组出面回应,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改造过程多次遭到中断,所以来年开春会继续为老杜一家完善新房。

并且,改造花费的132万元也是节目组与老杜子女各承担一半。

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此事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局,老杜一家能早日住上称心如意的新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驿站建材铺 » 综艺上狠掏132万装修费,结果整回个“公厕”?